首页> 戏剧歌舞> 正文

京剧里那张最白的脸

来源:捷高资讯网
  

是中国的国粹,用形象的艺术,浓缩了中国数千年的文化和历史。舞台上脸最白的,当然是姓曹名操字孟德小名阿瞒的那位了,“活曹操”郝寿辰、侯喜瑞、袁世海,都是戏迷嘴皮子上的故事,曹操是架子花脸的代表人物之一,几百出三国戏,他是最大腕的反派。

在三国之后的中国历史上,各朝帝王都把曹操当反派,毫无颂扬之词,这样的待遇,连那些改朝换代的人物都享受不到,得罪后世帝王们的原因就是他挟天子以令诸侯,把天子当人质,当玩物,一点人格也没有,这让后世帝王们很害怕,若有人以他为榜样那还了得,因此非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不可。

曹操没改朝,当他的魏王,雄赳赳,气昂昂,也一点不比皇帝差。又怎么惹了老百姓呢?老百姓说他奸,大奸雄,有何评说,这是由于明朝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,在这部著名的历史小说里老曹说了一句没有第二个人敢说的话:宁教我负天下人,不教天下人负我。说这样的话,损透了,生个孩子都会没屁眼,谁不恨呢!罗贯中一贯扬蜀抑魏,不着边的艺术手段用了不少,我敢说这是百分之一百的杜撰,不过说归说,老曹的坏影响已经是覆水难收。小说还说他对儿媳甄氏有些想法,扒灰头,就更被人不齿了。

第二条原因,就是在他的青涩年代,为了镇压黄巾起义,自己在家乡招募武装,汉朝政府虽批准他招募,但没能力负担其军费开支,这对白手起家的曹操来说是个要命的问题,当然对于一代枭雄来说,还不至于真的要命,他在队伍里组织了一支特殊编制,就是盗墓部队,由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统领,集南北盗墓高手之精粹,其业绩虽没有留下详细历史资料,防区内的大墓被盗十之七八是比较谦虚的说法。俗话说五百年前是一家,挖祖坟这事,再怎么说也不是小事,真是图一时之利,落万世骂名!

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毛主席是特别欣赏曹操的文学成就,及军事战略战术,尤其欣赏他用人的艺术,把他划分到法家一派,给他翻案,让我们有幸在咏读《浪淘沙·北戴河》之大雨落幽燕的时候,在下面的注释里也会看到曹操的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了。其时,郭沫若先生写了著名话剧《蔡文姬》,褒扬了曹操在文姬归汉的历史事件中所做的大量工作。在八十年代的大型历史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中,曹操的面目基本是以枭雄而不是奸雄的面貌了。

曹操这样的人物,在历史上也算是独一无二的。

河南曹操墓的发现,我认为考古的证据链还不是无懈可击,暂定疑是曹操墓为好。譬如上世纪五十年代发现的东阿县曹植墓,在七十年代发现刻有铭文的墓砖时,才最后定论,其过程历时二十多年。

曹操留下的唯一可能的书法,是在汉中褒河礁石的石刻“衮雪”,静中有动,气势不凡,笔意与《曹全碑》相似,但魏王的题款显然是后人所加,或许也是想当然耳。西汉末年汉隶已经发展到顶峰,蚕头燕尾,循规蹈矩,而曹操墓中的牌铭字体也没见相似的字体出现过。

墓里的画像石和曹操好像没有联系,作为曹操的粉丝,我认为至少应该有文姬归汉、东临碣石、割发代首、望梅止渴、横槊赋诗、煮酒论英雄这样的画像石,才能对得起这位大人物。空空荡荡一座大墓,没有铁证,岂不寒了天下人的心?

乱世盗墓贼,这太平盛世朗朗乾坤,却盗墓贼猖獗,真要让政府好好反思,我们这个社会还需要更多的追求。据报道安徽亳州方面也要准备挖曹家祖坟了,我认为还是缓缓为好,不要总以抢救性挖掘为借口,尤其是当地政府,要以曹操当年图一时之利落万世骂名的前事为鉴!

北方这场大雪,舞台上那张天下最白的脸,都让我感到有许多读不尽的东西,也感到天下苍茫!(秋虫晚唱)


汽车保护膜厂家 http://www.nahtbam.com
捷高资讯网